上海书展·新书 《玻璃与少年》:诗歌是一种科幻文学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07

  月上海书展,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与绎语文化携手,在原创诗歌领域有了新的探索。日,北大才子马克吐舟的自选诗集《玻璃与少年》于上海展览中心友谊会堂一楼召开新书发布会。上海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创意写作硕士研究生导师、批评家许道军教授,以及上海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上海市浦江学者()李翰教授,出席了本次新书发布会活动,对本部诗集及其作者给予了高度评价。

  马克吐舟,诗人、文学/音乐评论者、前卫民谣摇滚唱作人,北京大学文学、哲学双学位,杜克大学东亚系硕士。为学期间主攻中国当代先锋文学、后人类主义与批判动物学,曾任北大五四诗社社长。诗歌作品散见于《诗江南》《未名湖》等刊物。马克吐舟弹奏吉他数年,后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继续学习爵士吉他。2017年8月起发行《充气娃娃之恋》《薰衣草列车》等数张唱作EP,制作首张专辑《空洞之火》,在蘑菇空间、江湖酒吧、黄昏黎明DDC等举办专场演出。并于各大媒体开设“行舟乐评”专栏,纵论中外音乐和流行文化。

  本书插画师张芮嘉,现就读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是一名来自外星假装自己是只猫的年逾不惑的少女。诗集中每一张插画都是插画师依据诗集中收录的诗歌而专门绘制而成,独具匠心。

  “诗歌是一种科幻文学”是本次新书发布会活动的主题,也是本部诗集作者所要表达的重要观点。在会上,马克吐舟与二位教授之间进行了颇为精彩的对谈。马克吐舟提出,诗歌之所以用科幻来形容,并非我们惯常所认为的脱离生活实际。在其提出的诗歌的三大特点——陌生化、关联性、日常性中,马克吐舟深入解析了其对于诗歌之于诗人的种种关系,阐述了诗歌产生的隐秘性。许道军教授则进一步指出,在这三大特点中,陌生化处于最核心的位置,而实现陌生化的手段正是新的关联性的建立。

  这个提法最初是马克吐舟写作诗论《疯狂中的上帝:海子、顾城 、戈麦》(现为《玻璃与少年》诗集后记)的副产品。文章讨论了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中国启蒙理性话语的霸权,以及与历史理性仅隔着一张透明玻璃纸的非理性或疯癫。在后者的强力驱使下,三位诗人站在创世者的高度写出具有造物性的诗歌。海子的史诗片段是彻底重构创世神话和宇宙秩序的发明,戈麦撬动某些宇宙法则(如让时光倒流)来获得一系列戏剧化的结构变形,顾城用唯意志的幻象虚构幸福,却又将幻象灌装成寓言,成为历史创伤的理性投射和历史幻象的理性纠偏。

  “我原是混沌的父亲/是原始的天空上第一滴宰杀的血液”“我必须向你们讲述/在空无一人的太阳上/我怎样忍受着烈火/也忍受着人类的灰烬”“世界的中央是天空,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四周是石头”……在美国求学时,马克吐舟读到海子的这些句子,让他尤为震撼,映照出其缺少想象激越的学术生活, 甚至让阅读难以为继。 这让马克吐舟再次意识到诗歌是一种语言和想象力的极限运动,最高的诗歌要求我们站在语言快要绷断的临界,在语言企图超出自身的理性逻辑和社会逻辑的必然失败中瞩望全新自我和宇宙的诞生。这种临界也是混沌和生成的临界,人和非人的临界,实在和空虚的临界,至远的未来景观和至远的古代巨石的临界。最高的诗歌不是用想象为事物增色,而是“用尽了生命和世界”,鲜活地造物并重新创设体系和规则;不是浪漫的奇想或包装的日常,怎样才能买到便宜的公务舱机票?这些技巧掌握起来!。 是胆敢推到起源和终点,在巨大的恒星上将人类、将自身燃烧殆尽的“死亡探戈”。

  在马克吐舟看来,诗歌是一种科幻文学,这跟说诗人是未经公认或未来的立法者(雪莱) 并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更强调那种等同于上帝造物的创造的快乐,及其自成王国、抗御异化世界的力量。诗歌永远走在历史的最前面,用远古时代的呼吸和未来时代的法则启迪此在之人。诗歌的“科幻性”在于它的宇宙尺度、极限尺度和未知尺度。它常常并不科学,也不一定直接观照前沿技术及其社会和伦理后果,但它对于人类未知地图的探寻和构拟,对于无限星空、天地流转的遥望,对于新旧事物的仔细端详和隐蔽关联性的发觉,对于神奇和秘密、乌托邦与炼狱的渴望,却也正是科幻文学的灵魂诉求。诗歌具有上帝视角,撒旦视角,开启者和终结者视角,超人、末人与后人类视角。它没有必要去打扰既有的科幻文学的分类谱系,但它们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马克吐舟认为他近来的写作可以算作某种“软科幻”。“软科幻”不脱离个人化的叙事,在平白如故的日常生活中突入某种惊诧、某种微不足道却又牵连邃远的发现。譬如:今天,外面的风一直在吹/吹得我的眉毛也跟着跳动/打印机里一张照片忽然呕了出来/像是我在耳鸣时也常不由自主地/听见宇宙背面的裂帛”(马克吐舟《自动化》)。科幻不一定要深入地底、探索星球,也可以隐约发现给你女朋友倒咖啡的动作里藏着银河系以外的秘密,发现你的意识是寄生的、你其实没有实体是个AI,从一个小斜角切入技术伦理,或在某个场域一切都变得神经兮兮(如塔可夫斯基《潜行者》) ,等等。“软科幻”捕捉气氛骤变的瞬息,却又有着绵长的日常叙事的铺垫。

  除原创诗歌作品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另有一批优秀的社科人文著作面世。如霍华德·斯波德克的《全球通史:从公元前500万年至今天》、日本京都学派创始人之一·霍尔的《古希腊人:从青铜时代的航海者到西方文明的领航员》、安德斯·温罗特的《维京时代:从狂战士到海上贸易的开拓者》等,在上半年推出后大获好评。《玻璃与少年》作为为数不多的原创诗集,在出版后引起不少关注,此次上海书展上市与读者见面,正如批评家许道军教授所言,本部诗集无论是从批评家角度还是普通读者角度,都是值得一读的“怪蛋”作品。李翰教授也补充道,诗无达诂,诗人不单单是书写诗歌的人,更是诗意生活的人。欢迎读者朋友们在新浪微博@绎语文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查看本次新闻发布会现场直播的精彩回放。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黄大仙六肖王| 皇帝十码公开网站是多少啊| 九龙印刷图库看图区| 六和合彩网站管家婆| 解码大师心水坛| 香港王中王高手论坛料| 香港财神印刷图库| 正版苹果报通天报彩图| 今期特马刘伯温玄机图| 香港最快搅珠现场直播|